看到今天聯合晚報的新聞: 牙醫系分數逐年攀升… 竟然有12個滿級分的學生爭取台大的3個牙醫系名額... 相較於吃香熱門的牙醫, 許多醫院卻苦於招不到內科, 外科, 婦產科, 小兒科等傳統四大科的實習醫師…

      年代不同了, 早期的心臟內科, 外科往往都是成績優秀的畢業生第一選擇…

      現在呢, 則是紛紛選擇比較輕鬆, 沒有糾紛的小科…

      並不是走了小科就一定輕鬆… 至少面對巨額賠款甚至牢獄之災的相對機率比較小…


      Cay從網路上找到了醫學院學生準備到醫院實習時的加袍典禮, 所要宣誓的誓詞:

      准許我進入醫業時:
     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。
      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崇敬及感戴;
      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;
     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輩首要的顧念;
      我將要尊重所託予我的祕密;
      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;
      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同胞;
      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、國籍、種族、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乎我的職責和病人之間;
      我將要最高地維護人的生命,自從受胎時起;
      即使在威脅之下,我將不運用我的醫業知識去違反人道。
      我鄭重地、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言。


      有趣~~!!


      社會賦予醫師的期待多麼的崇高啊… 當醫師堅守這些宣誓, 但卻沒有得到同等的對待, 一切就失衡了…

      所以當誓詞成了諷刺… 看診, 巡房, 上刀, 沒有生活品質的醫師還得要忙著上法院出庭…

      受邀回校演講的學長姐, 分享的經驗, 不外乎是如何"自保", 才不會被告~~!!


      最近在電視上看到某則判例: 某位李姓名醫七年前醫治一位騎車自撞樹, 昏迷指數只有4分的男子… 事後卻被家屬提出告訴表示未裝腦壓監測器造成其神經壓迫, 雙眼失明, 全身癱瘓…

      昏迷指數最低也只是3分, 基本上, 4分與3分也沒有任何意義差別… 能夠就得回來已屬奇蹟… 判賠3341萬…?! 這算甚麼?! Cay連3000萬長得怎樣都不知道…

      為什麼不去告那棵樹?! 為何不告自己騎車不慎?!

      這個判例的恐龍法官, 不知是否是諮詢哪些個"醫龍"的醫界大老, 一群活在理想世界裡面的天龍人… 得到這個結果…


      一般人以為醫院裡的醫師賺得多… 但事實上他們只是一群披著白袍的廉價勞工… 過著沒有生活品質, 半夜得要被吵醒的值班生活…


      這兩天某則新聞則是一個十個月大的小女嬰因為得了B型流感, 而住進了台中某醫院… 但卻因為住院期間點滴漏針, 而導致這名小女嬰的小手潰爛到需要植皮的情況…

      Cay的愚見: 或許漏針有疏失, 但不表示家屬不需要負一丁點的責任~~!! 自己照顧孩子照顧到讓她得B型流感, 住進了醫院, 卻要醫護人員保證她的一切…?! (同上一案例, 自撞住院, 就得要醫師保證其完全恢復?! 這不是對於一個"醫療行為"的要求… 這是對一個"神"的要求…)

      請問家屬: 懂不懂護病比例是多少?! 懂不懂護士在照顧你們家小孩的同時, 或許自己家的孩子也在家裡發著高燒?! 甚至父母在住院, 不要說照顧… 甚至無法去看上一眼…?!

      小兒科病人點滴難打, 小朋友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常常會動來動去… 小朋友的皮膚細嫩, 可能又加上有些天生較為敏感的過敏體質…(這些都是可能性的原因…) 請問, 守在床榻旁的家屬啊~~ 為什麼不先問問自己第一時間有沒有發現??? 難道要一床一護士守在你們病床旁邊?! 很抱歉~~~!! 我們偉大的賤保局可沒有辦法這樣給付…


 

      在醫院, 常常聽到: 我的爸爸(或是誰誰誰), 人好好的走進來, 怎麼會躺著出去…?! 要誠意~~!! 要交代~~!!(舉布條, 撒冥紙...)

      試問: 您父親要真是人"好好的", 幹甚麼來醫院啊...?!

 


      捫心自問: 到底, 有沒有好好地照顧好自己的孩子/親人?!

      所以, 倒因為果, 提出告訴, 到底是為了"公理"兩字還是金錢上的"誠意"…?!

 

      在醫院裡的醫護人員是無法去"選擇"治療病人… 不得拒絕病人~~!! (醫療法規定) 要不然一些重症患者, 肯定是找不到醫師醫治… 畢竟這裡是有功無賞, 弄壞就得賠的台灣…

 

      "醫療行為"是以良善為出發點的行為… Cay相信, 沒有一位醫護人員會想要惡意搞壞病人, 哪位不是希望病人們能夠早日康復, 完完整整, 健健康康地走出醫院?!

      所以急重症醫師們, 紛紛出走… 所以在重症單位的護士們, 心涼離開… 紛紛改走醫美… 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(不用每天都像個黃臉婆…), 也不用天天動不動工作得擔心被罵, 被投訴, 被告的膽戰心驚, 步步為營…

 

      有些醫師, 甚至幹完總醫師(看科別, 少則五年, 多則六七年), 突然改走放射科, 病理科… 一些毋須要直接接觸病人的科別… 除了避免這些無謂的糾紛… 也可以得到相對較優的品質可以回家陪陪家人, 孝順父母…

 


      扯了一堆…

      當然, 按照孩子的意願及性向, 讓他選擇自己想走的路…

      只是, 小小的願望: Cay的兒子, 不要這麼不幸地, 當醫生…

 

111127 198-1 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y 的頭像
Cay

貓眼看世界

C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